喬.卡特承認在競技健美時期濫用藥物,但藥物測試可以被打敗

眾所周知,職業健美是一項極限運動,許多健美運動員在達到他們的自然潛力後,就開始使用提高成績的藥物來突破極限,但日益泛濫的藥物也讓健美運動員的健康越來越不可控,濫用藥物的直接後果就是損害了許多健美運動員的健康,甚至讓人丟掉了生命。

喬.卡特承認在競技健美時期濫用藥物,但藥物測試可以被打敗

作為有史以來最受矚目的健美運動員之一,喬.卡特自然非常清楚,想要保持這項運動的領先地位,就必須要做出犧牲,承擔風險。喬卡特屬於健美運動員的精英級別,他以巨大的肌肉量和令人難以置信的平衡體格徵服了這項運動,他在2006年擊敗了8屆奧賽冠軍「祖師爺」羅尼.庫爾曼,並4次奪得奧林匹亞先生的桂冠。

一、喬.卡特承認在競技健美時期濫用藥物

最近,喬.卡特和米洛斯.薩切夫一起討論健美運動日益嚴重的藥物問題,不斷死亡的健美運動員人數也給大家敲響了警鐘,卡持說:「我們所有人都在濫用」,並說人們總會找到一種方法來欺騙藥物測試。

喬.卡特承認在競技健美時期濫用藥物,但藥物測試可以被打敗

根據喬.卡特的說法,如果你大量使用藥物混合物,那就是濫用喬.卡特承認自己在競技健美時期使用了類固醇,他說:「我認為我濫用了藥物」,並承認在他周圍還有很多人用藥用得更狠。

卡特問米洛斯說:「當然,路上總有人超速比你快,但我們制定了一個協議,請記住,我們處於一個未經藥物測試的環境中,這有點像神風敢死隊,反覆試驗,你是一個反覆試驗的人,這就是你學習使用藥物經驗的方式嗎?」

喬.卡特承認在競技健美時期濫用藥物,但藥物測試可以被打敗

米洛斯回應:「是的,我的意思是你冒著合理的風險去做有意義的事。」

喬.卡特讓米洛斯講述了他幫助古斯塔沃·巴德爾在鐵人比賽中如何保持令人瞠目結舌的身材,並幫助巴德爾在之後連續兩年登上了奧林匹亞的領獎臺。

喬.卡特承認在競技健美時期濫用藥物,但藥物測試可以被打敗

Gustavo Badr

卡特說:「我見過你改造了一些最瘋狂的體格。就像是古斯塔沃·巴德爾,我知道我們一直在提起他,那傢伙從最後一名到冠軍。他在鐵人比賽的表現令人難以置信,然後他連續兩年在奧林匹亞獲得前三名。」

米洛斯說:「是的,他是第三名,李和德克斯特分別是第一和第二名。」

喬.卡特承認在競技健美時期濫用藥物,但藥物測試可以被打敗

在米洛斯的眼中,任何在健美生涯中使用類固醇的人都可能濫用藥物,但令米洛斯感到震驚的是,卡特透露說,在他職業生涯的某個時刻,他服用1000 毫克的睪酮作為他的方案之一。

米洛斯說:「我覺得大多數人都在濫用藥物,就像我們說的睪酮,沒有人會相信你用了1000毫克的睪酮。」米洛斯說他使用的一周睪酮的最高劑量約為 750 毫克,不過,他見過有人僅在一周內就服用了2000到5000毫克睪酮。

喬.卡特承認在競技健美時期濫用藥物,但藥物測試可以被打敗

喬.卡特說:「我一周用了1000毫克,但時間很短,因為我感覺不太對勁。」

卡特回憶說,他的前妻是一名護士,以確保他們在使用藥物時注意保持健康。卡特一直在檢查他的健康狀況,並表示他在上次檢查時,他的睪丸激素水平在640ng範圍內,他的目標是睪酮水平在600到800ng之間。

喬.卡特承認在競技健美時期濫用藥物,但藥物測試可以被打敗

卡特分享了他在2000年至2004年間的職業生涯的類固醇周期,他說:「顯然,當我處於巔峰狀態時,我參加了奧林匹亞和阿諾德比賽……我一年參加兩次比賽……基本上奧林匹亞比賽後我會休息12周,然後我會開始準備阿諾德經典賽的周期,然後我會在阿諾德比賽後好好休息8到12周,然後在6月份開始準備奧林匹亞的比賽。」

卡特指出,他全年包括購買外源藥物,比如:群勃龍Parabolan、康力龍Winstrol Amps和屈他雄酮Masteron等,然後會在比賽前開始使用睪丸激素,每隔四周改變它,換成丙酸鹽而不是庚酸鹽。」

喬.卡特承認在競技健美時期濫用藥物,但藥物測試可以被打敗

職業健美是一項極限運動,許多參賽者在訓練後使用這種藥物讓肌肉快速吸收營養,喬.卡特承認他還用過胰島素,然後在2004年停止,就沒有再用了。

二、藥物測試可以被打敗

雖然醫學創新在許多方面改變了這項運動,但是,喬.卡特認為,如今藥物泛濫,人們已經變得非常善於在藥檢中作弊。

米洛斯說,運動員可以通過篩選藥物出現的時間窗口來通過藥物測試。不過,他承認在當今的健美環境中實現這一目標更加困難,他說:「PED的半衰期是對的,但接下來是清除時間,就像康力龍一樣,它會在你的身體中停留很長時間,是的,我記得,49天是最長的,太長了,諾龍可以停留一年半。」

喬.卡特承認在競技健美時期濫用藥物,但藥物測試可以被打敗

雖然一些藥物的半衰期很短並且會迅速排出體外,但一些藥物可能需要數月才能從身體中排除。米洛斯強調,人們總會找到比藥物測試更聰明的方法,現在藥物影響了幾乎所有運動項目,甚至是奧運會。

米洛斯說:「當我從查理.弗朗西斯那裡聽說10個奧運獎牌獲得者中有9個使用藥物時,我相信所有運動員的正直和道德,所以,對我們來說,我試圖參加並通過的不是藥物測試比賽。我參加了健美比賽,我要這樣做並作弊,我不想欺騙自己。你知道在韋德合同中,你不能說你是否服用類固醇,是的,它在合同中。我不能說謊!我從1987年開始使用藥物,如果有辦法,就會有人找到,總有化學家可以生產一些東西。」

喬.卡特承認在競技健美時期濫用藥物,但藥物測試可以被打敗

米洛斯和卡特都堅信藥物測試可以被打敗,並相信化學家在這些方面會更有能力。4屆奧林匹亞先生喬.卡特在這項運動中已經達到了很高的水平,所以,聽到他對影響健美運動的敏感問題的見解真是令人耳目一新,你對此如何看待呢?

You may also like...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