郝劭文千萬片酬被父母揮霍,如今生活落魄直播女帶貨,被網質疑他坦然:我不偷不搶憑自己努力賺錢,沒有什麼丟臉的

還記得港片裡,那個帶著墨鏡的賤萌小和尚嗎?如今30多歲的他,終於成功翻紅了,只是這次並不是作為「小和尚臭屁文」,而是新晉帶貨王郝劭文。

而且郝劭文能夠引起話題,並不只靠炒冷飯賣情懷。很多網友都稱讚說,他簡直是直播界的一股清流!

他的直播間很是簡陋,沒有精緻的打光和布景,唯一算得上裝飾的,是貼在後牆上的兩張便籤紙,上面有手寫的「郝劭文小超市」。

鏡頭前的郝劭文也身穿便裝或睡衣,並且沒有妝容和美顏,態度卻十分親切隨和,稱呼觀眾們為「同學」,直播氛圍像是與朋友聊天

而在社交媒體搜索「郝劭文直播」詞條,幾乎所有內容都提到了兩個詞,溫柔治癒

他聲線低沉輕柔,語速慢悠悠的,以至於網友們紛紛評論,郝劭文不像帶貨,倒像是助眠直播。

郝劭文看到這些評價,卻只是笑笑表示,「現在大家壓力這麼大,能幫助大家睡眠,也是我的功德一件。

這樣慢節奏、無壓力的「反套路」帶貨直播,在明星下海帶貨的人潮裡,還是獨一份。

曾幾何時,直播賣貨越來越依靠衝動消費。似乎主播們都走上了同樣的套路,靠吆喝甚至嘶吼給觀眾打雞血,與品牌方唱雙簧表演殺價,加上限時限量等飢餓營銷手段,幾乎是在「威逼利誘」消費者掏錢

從市場的反饋來看,這種瘋癲式的直播風格,確實能帶來更漂亮的數據,單場成交價格越來越恐怖。

而郝劭文卻與之恰恰相反,他走下了舞臺,把雙腳踩在了實地上

他也並不是有意採取策略,故意走「反套路」的路線。其實郝劭文剛開始帶貨的時候,也像其他人那樣,儘可能聲嘶力竭地表演,但效果並不理想。

既然死活都沒有效果,那還不如做自己。

郝劭文這樣想著,改變了風格,卻意外地脫穎而出。

現在郝劭文每次直播都有過萬觀看打底,賣的東西價格都不過百,成交額卻很高,直播間還曾衝上過平臺榜一

在直播帶貨大潮席捲的第3個年頭,仍有不少網友表示,在看了郝劭文的帶貨後,才第一次在直播間消費。

無論是互動區還是其他平臺反饋,郝劭文都算得上好評如潮。

但在這之中也偶爾有嘲諷的聲音:從前紅極一時的童星,現在也混到帶貨了。

然而事實上,帶貨還不是郝劭文「混」得最差的時候。在20歲之前,他就已經嘗盡了人生的大起大落。

3歲出道一炮而紅,身價力壓一線巨星

郝劭文、釋小龍在接拍《笑林小子》時,片酬只有一人一萬塊人民幣,可等到這部戲拍完,這兩個加起來不到10歲的孩子,身價已經比吳孟達和張衛健還要高了

這部1994年的喜劇電影,一上映就獲得了巨大反響,也讓臭屁搞怪的小小文可愛乖巧的小小龍,一下子成了兩岸三地最炙手可熱的童星。

兩人趁熱繼續接拍的《新烏龍院》、《十兄弟》、《龍在少林》等,都是主打萌娃加武打的套路,觀眾們卻絲毫沒有審美疲憊,每一部都受到熱烈歡迎。

誰能想到這兩個孩子,在《笑林小子》之前毫無表演經驗,尤其是「小小文」郝劭文,幾乎就是導演朱延平隨手撿回片場的。

當時郝劭文的父親在廣告公司工作,在拍攝某支廣告時,需要臨時找個小演員,他就把自己的兒子塞了進去。

郝劭文雖長得不算好看,但那一雙小眼睛、兩撇八字眉,卻透著一股「賤萌」的勁兒,為廣告添彩不少。

而默默無聞的新人導演朱延平,正拿著《笑林小子》的劇本,為裡面兩個小和尚的角色發愁。他在路上看到這支廣告,立刻就被郝劭文自帶的搞笑氛圍吸引,當即拍板把他加入電影中。

導演朱延平

那時臺北正陷入經濟危機,聽說能在一片蕭條中賺上一筆,郝劭文的父母當然是滿口答應。

接著就在同一天,朱延平又在一場武術表演中,一眼相中功夫了得,又長相喜人的釋小龍。

就像冥冥中註定一樣,這對讓導演苦苦找尋的小演員,在一天之內聚齊了。

「小小文和小小龍」組合主打反差萌,而現實中的兩人也是如此。

釋小龍雖然只有4歲,但已經修行許久,在片場十分乖巧聽話,就算是吊威亞被嚇哭,也會邊掉眼淚邊完成拍攝。

郝劭文卻讓朱延平傷透腦筋,片場中時常充滿導演的怒吼,「郝劭文不許再打遊戲了,過來拍片!」「郝劭文你再皮笑肉不笑,我就要抽你了!」

但同時,郝劭文的鏡頭感也常受到誇獎。拍哭戲時,其他小演員哭起來往往就收不住了,趴在地上不願抬頭,郝劭文卻知道打個滾,把哭臉對準鏡頭。

別的小孩挨了罵,往往就撒嬌耍賴撂挑子了,郝劭文卻很「敬業」,一上鏡該笑就笑,該鬧就鬧。

而且郝劭文不但具有表演天賦,還擁有大明星必需的觀眾緣。《笑林小子》中兩位小和尚只是配角,卻給觀眾們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,風頭蓋過主演當紅小生林志穎。朱延平也就修改劇本,在第二部《新烏龍院》中,給兩個小孩增加了大量戲份。

當時並沒有專門的童星,兒童演員大都只出演一兩個角色,就回歸普通生活了,郝劭文和釋小龍卻休了學,專門拍電影。作為幾乎是唯二的童星,找他們拍片的人擠破頭,兩人的片酬一度超過劉德華這樣的天王。

這樣風光的日子過了十年,郝劭文不得不面對童星路上最大的考驗,長大。

再出發星途坎坷,直播間找到歸宿

同樣拿著童星兒子掙來的千萬片酬,釋小龍的父親投資賺了大錢,郝劭文的父母卻沒幾年就虧得血本無歸。以致於曾經紅極一時的郝劭文,才上到初三就要在課後打零工,還被媒體嘲笑為「落魄童星」!

在香港電影界「橫行霸道」幾年後,郝劭文逐漸長大。雖然外表跟小時候比,基本上算是等比例放大,但成為少年的他,已經沒有了昔日的萌勁兒。

釋小龍起碼還有一身功夫,能繼續接拍武打片,郝劭文失去外形優勢後,哪怕演戲再有靈氣,也很難再有合適的角色

父母見演員飯吃不了一輩子,又把郝劭文送回校園。為了趕上之前拍戲落下的功課,母親替郝劭文拒絕了所有戲約,專心在學校學習。

郝劭文也很爭氣,多年之後回歸課堂,依然各門成績保持拔尖。

 

可他的父母卻沒這麼「爭氣」。兩人理財不當,花光了郝劭文所有的片酬,母親還為此患上抑鬱症。

為了減輕父母的負擔,郝劭文開始在課餘時間打工,幹得工作也跟普通學生差不多,在水果攤、刨冰店打打下手,做做服務員。

郝劭文回憶起那段時光,只覺得勞累而充實。但媒體發覺這顆童星跌入人世間之後,卻添油加醋地感嘆、嘲諷,「落魄」「頹廢」「跌入谷底」這些詞,都扣到他的頭上。

原本應有的豐衣足食打了水漂,又要承受來自外界的輿論壓力,郝劭文卻對父母毫無怨言。即使被問起小時候的天價片酬去哪了,他也只是平靜地回復,別問了,媽媽會傷心

郝劭文與母親

就這樣邊打工邊讀書,郝劭文一路考入名牌大學。他本以為安心讀到畢業,找個正經的普通工作,一家人的人生就能回到正軌。

然而命運卻又在他的前路上,放下了絆腳石。在他大二的那一年,父親出車禍受了重傷,需要大筆的治療費用

郝劭文決定扛起家中的重擔,他從學校退了學,重新回到香港的片場

但此時港片的黃金時代已經過去,釋小龍都被嘲笑無戲可拍,何況是外形嚴重受限的郝劭文。十年間他唯一比較出名作品,就是《那些年我們一起追過的女孩》,然而已經很少有人認出這個小胖子,是當年惹人喜愛的小小文。

然而郝劭文並沒有放棄,拿出十二分的敬業對待每一個小角色,也放下了童星的光芒,以新人的謙卑態度待人處事

這些可貴的工作態度,也被他帶到了帶貨直播的工作中。

溫柔只是他的招牌和標籤,郝劭文帶貨的口碑真正能立起來,靠的是接地氣和實在

他不會誘惑甚至催促粉絲下單,反而提醒大家「按需購買」;不會刻意製造自掏腰包補貼的噱頭,老實告訴觀眾折扣都是品牌給的;被問到產品的口味或功效,也只是細心全面地解答,不會刻意誇張

他的直播間也確實是名副其實的「小賣部」「小超市」,賣的都是零食或日用品,價格相當實在,也不是囤貨5件起的售賣方式。

面對下海帶貨的質疑,他也坦然回復,我不偷不搶,憑自己的努力賺錢,沒有什麼丟臉的

曾經臭屁、逗樂的小小文已經永遠留在熒幕中,一個新的郝劭文卻帶著30歲的豁達和真誠,重新堂堂正正站在了我們面前。

You may also like...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